Daily Archives: 四月 23, 2006

午餐

lunch.jpg

不曉得媽媽究竟是腳傷,還是患上了恐懼夜晚症後群(如果真有這種病的話),她在晚上情緒抑鬱又暴烈,日間卻又好好的。星期六中午下班後回家,怕她一個人在家裡又生悶氣,她卻精心炮制了大大件又色香味俱佳的鱈魚扒給我作午餐,只加一點鹽來半煎炸的鱈魚扒,比蜜餞或配雞蛋煎的更美味,而且它的模樣實載太吸引,要拍照留念,最後還吃掉了大半塊。自從媽媽生病後,有多久沒吃過她燒的菜呢。

記得去年,由於被安排負責多一個研究中心的工作卻沒有加薪,跟老闆爭執了幾句。然後幾個月前跟老闆說,這裡的薪水太少了,如果我爸或媽其中一個退休,我在這裡也可能待不下去,他們就給我找機會調職。現在考試還未合格,距離成功調職還不知有多久,媽媽退休的問題竟突然逼近了,我也必須儘快考慮該怎樣做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