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四月 2007

白泥

023s.jpg

有興趣看照片的可到我的flickr(如你的電腦比較慢)或fotologue(如你的電腦行flash很穩定又夠快),當然了,又是沒有人相,哈哈。

白泥很美,日落一定更美,可是從大海瓢來太多的垃圾,爛膠袋都掛在紅樹林的小樹上,看著了很是心痛。既然白泥是元朗名勝,可以替她定期清理一下嗎?

廣告

白泥歷險記

和李先生說了一年多要去元朗白泥拍照,今天終於成行。在地鐵站等李先生時碰見好友W,她問我去這樣偏僻的地方有沒有危險,我還大安旨意的說,那裡很多人去拍照看日落很熱鬧的,而且有小巴直達白泥,不用走多少路。

豈料我們一到達,就發現自己下車的地方完全是四下無人的荒野,走了好一會才到達白泥的海邊。整個淺灘實在很美,可是差不多只有我們兩個人和野狗一群。拍照後爬上石堆離開海灘時,我竟然和一條青黃色的蛇擦身而過!嚇死我!!幸好可能是我叫得夠大聲,把牠嚇到立即閃回蛇洞去。

我現在想起還是會打冷顫呀。「冒死」拍下的白泥美景就晚幾天才放上來分享吧。

哈林

harlem.jpg

昨天突然獲得$400免費飛(還要是第二行!),可以和Larissa去看哈林演唱會。哈林也實在是個叔叔了,演唱會氣氛配合他一貫路線,有點70s-80s的舊舊感覺。他的歌我以為自己不太熟悉,原來大部份都有點印象,有聽過但未熟到爛的歌曲,聽現場演繹感覺會非常好。

看哈林,應該要很高興很開懷,奈何觀眾們可能年紀都較大,十分含蓄,就算哈林扭身扭勢唱「熱情的沙漠」這個高潮位,大家都沒有太熱烈反應。很不錯的表演,卻錯在觀眾,可惜呢。

最後,謝謝Larissa和男友贈票。:D

新亞惜別’07

給各位新亞老鬼分享,懷緬一下很久很久以前的大學日子。

原來離開了那麼多年,新亞也沒怎樣變:

院長的九一界還是那麼不羇;
會煮螢光咖哩的生利和鄧經理還在坐陣;
新亞學生還是以少週會而自豪;
週會的登記系統還是那副模樣;
無聊的語精還是那麼無聊;
還是有那麼多中大式的獨有中文簡稱,語精、班代、走讀(HKU的學生對這些東西都說英語,我們說中文,記得有次我說「組聚」,HKU的朋友仔大笑不已)。

新亞書院一直都窮,有天晚上canteen終於安裝電視了(當然不是plasma 、LCD的貴價機),那時的院長梁秉中教授會親自來睇場,很滿意很高興的模樣,他的樣子叫我感動了好一會。好像現時電視還在用。

新亞的宿舍特色分明,知行盡是樣衰衰又頑皮的男生,學思是女子監獄,和小男友偷情竟要走出大堂。園圃有宿舍的種田比賽,學思永遠大勝,知行的聞說晚晚有衰仔施肥。

新亞充滿人情味,賣碟頭飯的阿姐知道我們都是窮學生,兩餸飯會變四、五餸飯。考試期間,例湯免費,給學生們補身。全個書院的學生都共同養著一頭寵物,叫志文貓,大概十多歲了,去年走了,好像給狗咬死的,全書院同人悼念。

想起新亞,心總是會暖。

最後考試

exam.jpg

等考試完了才敢寫,免得怨氣太重。

可是考完了我還是要怨!

左圖:我自問向來唸書也算不錯,不過這次我真的好頹,溫習不到一半就上刑場啦,那些readings好浩瀚啊。

右圖:你看到就會了解我為甚麼討厭考試了,如果我把答題簿調轉來寫會吃蛋嗎?

怨歸怨,畢竟這已是我這個課程的最後一個考試,再於5月7日交上兩份功課,就正式畢業了。考試其實是很好的試煉,逼我看readings、開腦、用心的思考,也對課題了解更深入。兩年整個課程的幾個教授都一而再的告誡我們,社會學不是時事評論,我們要懂得用角度看社會,不是就單一新聞看故事。以往我還不怎麼懂當中的分野,經過這段最後衝刺的時期,我領會了。

這兩年求學的生活實在豐盛,還未畢業,我們就擔心「失學」的空虛了。

再一次網上罵戰

再一次看到網上的罵戰。看人家的blog,邊看邊罵,卻還是看下去,這是怎樣的原因?我也是這樣的一個人,都自以為太懂人家心理,可以當判官,看了幾篇,就把人家定位,他是自大狂,是墮落花,然後再看下去的,都是為那已定概念找証據。可是被定位的那個人,從來沒有自我辯護的機會,甚至連自己為何被這樣判刑都不明白。

沒有了面對面時禮貌上的容忍,網友可以罵得不留情面狗血淋頭,其實那跟你面對面罵人的傷害是一樣,對人要有基本尊重的道德底線也是一樣喪失。不喜歡的那個人,就把他的網頁關上,把他留在網路世界吧,那對你的生活有何干?

婚禮後

Elsa的婚禮剛完了,又要繼續我的溫習。

昨天的婚禮,非常的完滿,非常的快樂。因為這次婚禮,我有機會和好幾年不常見面的小學同學從新親近起來,也結識了一大群很親切的兄弟姊妹。雖然會議多多,rundown改到version 11,但最後一切完滿成功,一對couple笑得甜美快樂,最好的婚禮應該如此。

開門利是還在我手上,希望能有機會再與大家見面,用利是錢吃頓晚餐看看照片。Elsa和Elvis,希望你們從今天起永遠開心快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