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五月 2007

終於

husserl.jpg

收到出版社的電郵。這本我痛苦地排版編輯了兩年的第一本書,終於出版

賣99.95元美金!我想起自己的土法煉鋼式排版,真是愧對各位花大錢買書的讀者啊。

很想快點收到書,希望能看見自己的成果之餘,也很緊張自己有沒有出了甚麼無可挽回的大錯。

需知當年我的「前前身」都是因為出版爆大鑊而被炒的…

廣告

無題

同事說得對,我們或許有一個目標,所做的、或所表現的,卻是相反,讓我們離目標越來越遠。

很多時候,做一件事失敗了,或所渴望的來來去去也得不到,我們會埋怨為甚麼世界會對自己不公平,為什麼人家所得的輕易,自己卻那麼困難。然而,自己所配備的,和正在做的,其實是否在客觀條件上符合目標呢。

如果有另外一雙眼睛,指出我們的方向有沒有出錯,那多好;如果我們的一雙耳朵,又會真心接納他人的分析和忠告,那又多好。

新電腦

終於,決定付上11500元,把iMac帶回家,現正等待送貨中。

如果沒有我那個近期不愛上班,天天逛電腦商場的爸爸,願望是不會成真的。

吃圍村菜

dsc00297.jpg

星期五又要穿gown做姊妹,今晚我卻在吃豬油撈飯,唉。

由於老闆跟梁文韜頗熟稔,系內遇有飯局,也愛選在大榮華進行,這兩年多來我吃了幾次,這三天內更一連吃兩次。初到大榮華,最喜歡它的蒸烏頭魚,聞說是自家養的,非常肥美,其後是可以外帶的奶黃馬拉糕,香甜鬆軟,會令人一吃就愛上的,還有其他用料平凡但有風味有鑊氣的老式中菜,和永遠火喉充足的老火湯。

唯一禁忌是豬油撈飯,每次我連碰也不碰。對上一次吃大榮華是去年十二月,當時鄰座的同伴告訴我,要下大量的豬油和特制頭抽才夠味,但女生就是不敢吃豬油啦,下了兩三滴,果然試不出味來。直至上星期六晚,酒喝得多了,人也失去了點自控,跟著人家嘩啦嘩啦的倒了差不多4湯匙的豬油到飯裡!才曉得,原來那種鮮味肉味真是無可比擬,難怪父母輩幾十年來最回味的都是小時候的豬油撈飯加雞蛋。不住的讚嘆,又不住的大口大口把飯送進嘴裡。

我和Joyce都常說,對於美食,我們真是義不容辭,今晚看著老闆在馬路上衝紅燈急著跑往大榮華去吃飯的樣子,原來大家為了食都可以當亡命之徒,哈哈。

A little time gap during the conference

I’m now in the school library at the occasion of the academic symposim of my department. English typing for I actually don’t know any Chinese input method except Cantonese Pinyin. I hurted my leg, I broke my nail, I gave a hard time to my stomache but luckily the whole thing is going to the end.

And I will gain one and a half day of compensatory leave. Cool.

Jot和drop

英文不算標青,不過在小學及中學期間遇上過幾位好老師,把我好好地「整頓」了一番,教曉我不少港人常犯的英語錯誤。

例如日常聽見人家說drop notes,代表寫筆記。在我中一時,老師已給我們更正,應該是jot notes,而不是把你的筆記掉到地上。

佛誕

明天是佛誕假期,可惜還是要上班。小學我唸佛教學校,那是佛誕還未是公眾假期,也不是稱為佛誕而是浴佛節,校內有慶祝活動。

所謂慶祝,當然不是開聖誕派對那樣子,那天禮堂中間供了一個小金佛像,站在水盤裡。全校同學排隊進入禮堂,一個跟一個用銀羹舀水為小佛像「洗澡」,洗澡後,每個小朋友獲發一包有花生、豆奶、橙和餅乾的禮品(?)。由於不用上課,又可以玩水,兼有禮品,這個節日深受校內同學歡迎。

每次跟人家說我唸過佛教學校,總會被問「要唸經嗎?」「要食齋嗎?」經,真的是要唸,每天早上都要,像天主教學校的學生唸聖母經一樣,我們唸的也真是配上音樂的「喃麼釋迦牟尼佛」,齋就可免了,又不是出家人。

給小孩唸的佛學,跟上聖經課一樣,也是有很多故事的,像觀音、地藏菩薩、釋迦牟尼,每一篇課文的開端,好像都用「很久以前」、「在古代的印度」,在唸時覺得一切都神秘而有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