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一笑、一罵

中大學生報

第一次看到報內的情色版,好像是今年的三月。一眾同事,立刻大呼小叫,究竟想點呢。當中大校報變了生果報,它們的存在目的是甚麼?

 然後看新聞,中大學生報的發言人說他們是「國王的新衣裡」的小孩,他們要做的,是揭開被社會扭曲了的性。那一刻,我只感到這群孩子給過多的自由與自主寵壞了。

如果文章的內容是報導性工作者的生活,甚至情侶間的性生活問題,那都是有見地有意思。可是性愛疑難解答,短篇色情小說,這樣風月版式的舖排,「揭開被社會扭曲了的性」的用意我實在看不出。 

大學生談性,當然沒有問題,睇四仔,亦沒有問題,做,更加沒有問題。問題是在那裡做,在甚麼時候做,用怎樣的心態做。如果有人在釘著中大校徽的飯煲底做,可以接受嗎?這就跟一份代表中大學生的刊物公然談性一樣,還要是談你有沒有幻想過和動物做。如果很多人都答有,那該怎樣?就可以把人獸交合理化,自由化嗎?

代表一個團體卻發出團體所不認同的言論,罔顧他人不安而任意妄為,對我來說就是不道德,這不是甚麼自由與規條的問題,而是責任與良心。

(趁我還是中大學生,要多罵幾句。不過對不起,語氣似乎太激動了。)

廣告

大學副校長的來信

數個月以前,已有聞城大加薪,港大隨後也宣佈有加薪計劃,中大這隻大笨象卻無聲無息一直毫無反應。今天一眾同事收到大學副校長的來信,講解大學財政狀況與人事計劃,那封電郵黑密密的千多二千字,兼中英對照,不停反覆出現以下字眼:

…公務員薪酬水平…該項調查…公務員職位…職位…公務員事…該項調查的…員工薪酬…參考公務員薪酬水平…調查的結果…財政…薪酬水平…公務員…薪酬水平….調查…最終的薪酬…調整…參考…薪酬趨勢調查…涵蓋…二零零七年四月…薪酬趨勢調查…生活指數調整…釐定生活指數調整…本地整體經濟狀況…薪酬趨勢調查…輕微修訂…薪酬趨勢調查…大學教學…非教學僱員…薪酬…調查結果…員工薪酬…公務員薪酬…公務員薪酬…生活指數…撥款。…薪酬…生活指數調整…

看了一大輪,一頭問號,上至教授,下至我這個small potato,都是問一句:

「咁即係有得加定冇得加?」

影子OS

上星期五晚上,跟爸爸說起想換電腦,他就興沖沖的和我們看電腦去,到了吉之島的counter,大部份的新機都已安裝了Windows Vista系統,終於有機會看看這個傳說中又3D又半透明的靚靚OS,可是…根本那就是Mac OS X的翻版嘛!

這是甚麼時代啊,不要以為全世界的PC user都無機會接觸Mac機吧,而且製作這樣翻版的微軟還好意思叫消費者買正版?我決定這部電腦正式certify後索性買iMac!

樟木頭皇宮

年初一至初三,一如以往,一家人到內地過節。這年,我們到了樟木頭,見識了這個香港小市民心目中的烏托邦。

我們的一位遠房親戚,花三十萬在樟木頭裡的一個大型屋苑買了個千多呎的單位,那屋苑裡,大概共有數千個單位,在九曲十三彎的路上,密密麻麻的排滿了一式一樣名為夏威夷或加洲的矮矮樓房,你的睡房對正了我的露台,胸圍底褲在我們的頭上飄揚。遠房親戚叼著香煙,娓娓道來會所有甚麼設施,管理又怎樣的完善,一張業主咭又可以讓他們獲得怎樣的禮待,閒時去跳舞落club的生活又那樣多采多姿。樟木頭在他的心目中就好像一所由他呼風喚雨的皇宮,他當然就是樟木頭皇帝了(我和妹妹暗地這樣的戲稱他)。他在這裡生活的優越感和滿足感,相信絕不比在香港以天文數字買個南灣豪宅的業主來得少。在香港難以高攀的生活,在這裡卻似乎是垂手可得。

在內地的屋苑我沒去過多少,但相信他們的經營策略也差不多,草根的口味與消費水平,中產的包裝,$38可以在night club玩到兩點,節目是鹽花版西遊記;會所有高球場,任你三歲或八十,都可以像那些擁有幾百萬高球會籍的富豪一樣揮棍亂射;新年請來朱咪咪,免費招待一眾業主當VIP來看騷,街坊們鬥快搶奪朱咪咪贈送的毛毛豬公仔,你爭我奪一番後坐下來,又是一個闊佬模樣,在這裡,你不需要「發」,也可以「暴發」。或者這就是那樓盤廣告說的,quality of life。

銜頭

陳先生,黃小姐,這些在香港俯拾皆是的稱呼,如果你已生厭的話,只要有錢,就可以買個博士、爵士、甚至騎士(!)的銜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(壹周刊 第875期)

大錢題:頭銜有價

本港各大專院校陸續舉行畢業禮,上週四,中文大學更特別追贈榮譽博士學位,予已故的全國政協副主席霍英東。
不如霍老對社會貢獻良多者,正常都要寒窗苦讀十年八載,才能獲頒博士學位。不過,原來口袋銀兩夠多,也可以任拎博士、傑出華人、亞洲專才,甚或爵士銜。
市場上,不少頭銜均公開販賣,明碼實價,低至三千元有交易。

小學畢業變博士
化妝品零售店天使的主席張月仙,今年榮升傑出華人兼博士。雖然張月仙口說:「我唔會周圍話俾人聽我攞左個博士!」但旗下員工即改口稱老闆為博士,還四出邀約傳媒訪問。
公司甚至自資印製號外,大大條標題寫著:「世界傑出華人獎、美國哈姆斯頓大學榮譽管理學博士得主 張月仙博士建立天使王國」。同業後輩如張玉珊、陳妙瑛等,都比張月仙更早獲頒此銜,難怪天使如此張揚。
不過,位於加州的美國哈姆斯頓大學,院校實際只開辦工商管理學位及碩士課程,且無國際商管評審機構AACSB認證,於全美的排名,更在一千四百名之後(即無排名),教育界一般視之為「野雞大學」。
是項傑出華人選舉,由世界華商投資基金會等機構主辦。只要當選傑出華人,大學便會自動奉上博士學位。

讀碩士半途而廢
張月仙得獎,喜上眉梢。頒獎禮的盛況,她侃侃而談:「何志平都有黎呀!」「甘泉航空個李卓文,同安莉芬既鄭敏泰都有攞架!」
皆因原本只得小學程度的張月仙,試過在中文大學的校外進修部攻讀工商管理碩士,但她工作繁忙,又不諳英文,僅讀了一年多便中途放棄。
如今得美國哈姆斯頓大學頒發博士頭銜,張月仙再三否認繳付過任何行政費用或捐款,但記者問她得獎細節,她答得含糊:「我開頭都唔知有人提名我,後來佢叫我俾d資料佢地睇,然後就話我得獎。」

頒榮譽為籌款
不過,美容業內盛傳,捐錢便可得有關榮譽。有行內人爆料:「個獎要成七十萬,好貴架」
而主辦機構之一的世界華商投資基金會,職員亦坦白地說:「本來○七年做多一次,就可能唔做。但如果間大學需要捐款既話,就會再搞。」

八千元成專才
有人買,自然有人賣。今年三十六歲的李志誠,便當正一盤生意來做,開辦亞太傑出專才協會。名為協會,其實是一般的註冊有限公司,打正旗號賣頭銜。加入其協會,繳付一千美元(即七千八百元),即可獲精美證書(附有吹噓豐功偉績的訪問稿),以後會員便可在自己的名片上,印上「亞太傑出專才」的字句。
李志誠悟出生意之道,皆因他自己就是虛銜的得益者。於觀塘舊區長大,畢業於浸會大學康樂及體育系的他,本來開班教「生命教育」(類似NLP身心語言程式學的課程),主講生命意義,但背景平凡難搵食。他說沒有名氣,根本難以收生:「生活過得好艱難,我最少諗過三百次放棄!」
去年起,他決定不惜代價,為自己包裝。今日,李志誠是馬爾他最高榮譽公義騎士、意大利男爵,又獲美國名人錄及英國劍橋名人榜收錄其名,更是二千個「廿一世紀傑出知識分子」之一(已執笠的慈善團體明日棟樑教育基金總幹事藍輝倫,亦有此獎),即客似雲來。
「上名人榜,(表面上)唔使好多錢,但一般黎講,得獎者都會買番份證書同埋本名人錄,咁要過萬蚊。」李志誠說。

半年賺逾四十萬
「人既求名心,好難打破!」李志誠表示,一項榮譽能予人自信及認同感,他自覺求財有道。「頒獎之前,我會同佢地傾偈,等佢回想下一生發生左咩事,咁都係生命教育呀!」
給予別人「蜚聲亞洲」的光榮,李志誠自己卻連辦公室也沒有,跟記者見面,也要借用其中一個「專才」的辦公室。縱然他強調入會須經審批,但營運半年,已有五十人幫襯,由保險從業員、酒樓老闆到退休英兵教官等,大賺三十九萬元,被拒諸門外的不到十人。
新近入會者,更開始有點名氣,如亞洲電視新聞主播張慧慈,可見李志誠的包裝術再進一步。此外,他又每月舉辦飯聚,取名為「智慧食糧」,其實只是一大班人圍爐燒烤,然後播隻DVD,齊齊睇套電影,每位盛惠六百五十元,價錢五星級,卻不乏人幫襯。

十五萬做騎士
想威風點,李志誠分享自己成為騎士的經驗:付出約十五萬六千元的會員費及贊助費,再親身飛往美國,便可參加授勳典禮,跪地讓騎士團長用劍扑頭。不過是一場表演秀,大家心知肚明,李志誠也說頭銜的實際作用,只是「俾人既第一印象好d。」
要經濟實惠,亦可以。不少公司均於網上販賣頭銜,如美國便有大量網站出售大學學位,文憑到博士程度任揀,修讀什麼科目也任君選擇,甚至可以自創學科、自定成績(GPA)或畢業榮譽等級都可以。
記者嘗試上美國BelfordUniversity網站,購買工商管理博士學位,標價五百四十九美元。除了基本個人資料外,記者只在履歷上,填報「具五年文員及兩年推銷員工作經驗」,連學歷都無寫,便通過其「博士」評審,整個過程不到十分鐘。
該校回覆的電郵,更細心的表示,如記者不夠錢一次過付清款項,可選擇分期付款,首期只需九十九美元。

封爵士出入有著數
律師何傳經說購頭銜、買學位,基本上並無觸犯法例。他說:「只要無誤導人,又真係有果間大學,係無問題既。」另外,根據英國及國際法,任何人均有權選擇如何稱呼自己,稱自己爵士、騎士或什麼都可以,只要沒有影射頭銜由官方機構,如英女皇所頒,便沒有觸犯法例。
不少販賣英國爵士銜的網站,如EliteTitle,便「攞正牌」宣傳成為爵士的騎呢好處,包括去餐廳訂檯可霸得最佳位置、入住酒店有免費水果招待,或頭銜自用送禮皆宜。
不過,由學店頒授的學位,有名無實,申請政府職位或升學進修時,不會獲承認。其他如騎士和爵士頭銜,國際上亦沒有任何認受性,純粹自己過癮,滿足虛榮心而已。

傑出華人 背景包羅萬有
世界傑出華人連同美國哈姆斯頓大學的榮譽博士學位一齊頒發,各行各業均有人獲獎,可謂包羅萬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-

為何會對這樣無聊的事留意起來?事緣今朝和同事讀報,發現那個鐘錶界美女胡敏姍竟然獲頒授榮譽博士和傑出華人獎云云,看一看頒授學位的美國哈姆斯頓大學,正是去年頒授榮譽博士給陳妙瑛、張玉姍等修身美容界人士的學校(為甚麼我會留意那兩個姐仔的新聞呢?那就不透露了),甚麼學校會頒授榮譽博士給此等修身美容界的人呢,我們便興致勃勃地找出那所哈姆斯頓大學的資料,並找到以上的報導。

看哈姆斯頓大學的網站,只能說一句,很頹,全校只有八個course,click入"department",卻只有一個佬的照片。有關哈姆斯頓大學,不該多作評論,只是發現原來銜頭是可以這樣買回來的,就和大家分享一下,我覺得可以叫自己做凌騎士,真的很威風啊。

難怪

難怪越來越多人討厭陶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 

ipork點擊︰智障防普選 (文︰陶傑)

大肚婆自由行,危機升級,不斷轉型,至In潮流,就係大陸蛇頭,發現大肚商機無限,一石二鳥,將殘障兒童運來香港掟低,一來為國家減輕負擔,二來亦有個機會畀香港滿足下政治正確既人權訴求,可謂雙贏。因此單汕頭一地,就有兩千殘障兒童Stand-by!
其實仲有一個好處,若果大陸蛇頭同特區政府協調下,特別將殘障兒童之中既蒙古兒及唐氏綜合症者,甄別出黎,先行向特區集中排放,而特府呢方,就一路應付輿論,聲稱正在向大陸交涉,一路多多益善,暗中全數接收。
十年之後,好似加股溝淡咁,香港人口就會進一步「蒙古化」,香港人口智商進一步稀釋,到時無論做特首既係咪唐唐,香港人下一代,個個都姓唐氏綜合症個唐,正式打造為一個「智障港」!
咁樣有乜好處?梗係有喇!就係堂堂正正可以無限期推遲普選。因為中國政府一向都話:中國人民質素低,不宜引入西方議會民主制度,可見人口智商優劣,係實現民主普選既科學標準。
打工仔話阿公都鍾意盡快普選,呢句說話,應該係選情緊張之下一時發茅既失言。話阿公鍾意普選,如同話布殊都好鍾意係美國搞人民公社。引進多d智障兒,唔係壞事喎,打工仔都研究過人口政策,Think out of the box,連任之後,諗諗佢吖!

(轉自蘋果日報2007年2月13日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他喜歡用英式紳士文化與中國小農社會mentality作出對比與嘲諷,他本人卻正是由一個架上金絲眼鏡,語調帶點嘲笑意味偏卻不失風雅的English gentleman,變成了刻薄的潑婦。

政治不正確,像成為了一種值得推崇的新風氣,這比政治正確更令人煩厭。

我會做好呢份工

特首選舉的口號,嘩,真的嚇了一跳。

首先,做好份工是每個打工仔的必要生存條件,如果日日返工蛇王等運到,老闆不把你轟走,年尾的apprasial也是兇多吉少,雖然職業無分貴賤,但這是特首啊,請你對自己的要求不要好像個打工仔一樣好嗎。

再者,這句說話相當的不以民為本,很明顯這是說給老闆聽的話,而不是領導者說給民眾聽的。當然在這樣的選舉,這樣的marketing就對了,反正你要的是向老闆拉票,不是我們。

或者自特首上任以來,經濟正值復甦,沒有甚麼大難題,所以特首這個位置,在他的眼中,只是拿捏得穩的一份工,而不是背負發展著整個地方、管理所有的香港人生活甚至生命的重大任務。做好份工,是對自己的期許,是個人負責任地生活的一個基本原則,所以我們都不會宣之於口,只會視之為人生的必須。他用來作為對香港的承諾,你不覺得,那敷衍得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