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告解

無題

同事說得對,我們或許有一個目標,所做的、或所表現的,卻是相反,讓我們離目標越來越遠。

很多時候,做一件事失敗了,或所渴望的來來去去也得不到,我們會埋怨為甚麼世界會對自己不公平,為什麼人家所得的輕易,自己卻那麼困難。然而,自己所配備的,和正在做的,其實是否在客觀條件上符合目標呢。

如果有另外一雙眼睛,指出我們的方向有沒有出錯,那多好;如果我們的一雙耳朵,又會真心接納他人的分析和忠告,那又多好。

發洩

終於,為了一件小事,哭了一大場,把鬱悶了很久的情緒發洩出來。

哭的時候,會覺得自己很慘,就哭得更大力更大聲,然後當哭到夠,就覺得自己不慘了,立即向開罪了的朋友們發短訊道歉。

不過哭完了,問題也改變不多少,面對家庭,朋友,情人,我也做得很糟。或許需要些時間調適。

聽歌

心情差時我喜歡亂序聽歌,最好一首吵吵吵,一首慘情,一首輕快,一首純音樂,一首laid back,越不協調越好,最好弄到自己精神分裂為止,那就無暇想些不快事。

牢騷

今晚看Emilie Simon的演唱會,聽電子香頌,是很不錯,不過暫時沒心情記下。中途接電話被怒目相向兩次,一個是印刷廠的電話,一個是我老闆。最後,我兩個電話也聽不清,散場後兩邊都找不到人,懸疑一晚。

身邊的人都看得出我今天心情很爛,對不起,那是無緣無故難以控制的,或許是媽媽的病,或許是和人家相處出了問題,我都不曉得。由我安靜一下吧,很快就會好起來的。

工作牢騷

同一份工幹得久了,對自己的要求會越來越低。很多東西,做慣了,就不會想出更好的方法;以前很緊張自己的表現,希望爭取老闆們的認同,現在他們對我認識已足夠,做得再好,或者做差了,可能變化也不大。

今天午飯時,我告訴負責editing的新同事,其實我對編輯的工作一直也有興趣,只是懂得不多,也不夠水平。她反過來問我喜歡現時的工作嗎?其實我負責這樣行政和安排會議之類的工作,很難說得上喜不喜歡,我真心喜歡的,是這裡的人,在學校裡安靜的生活,跟學術圈子的人相處,看書,沒有撲生意的壓力,但這都不是工作本身,我一直都知道。

我也一直知道自己浸在一塘渾水裡,縱使生活看來多愜意,事實也是一樣。特別在我EQ奇低的日子,更覺渾水裡太難呼吸。

想些開心事

由於今晚心情很差勁很鬱悶,我決定盡量想些開心事來讓自己心情好一點。

我今天應該開心,因為:

1. 我有林憶蓮的歌,每次我難過就會去聽她的「再見悲哀」和「箴言」,用她溫柔婉約嗓子做音樂治療。

2. 我有接龍遊戲,它能令我全神投入去玩,把壞心情丟開一邊。

3. 我有要好的男友,他會耐心的聽我抱怨,然後告訴我「唔駛擔心,你好叻架!」。

4. 我上班的日子其實很愜意,我的老闆總對我客氣體貼;我們幾個女生有空就找好地方吃飯;我和Joyce甚麼也可以談。

5. 我在唸書,每次上課都獲益不少,我的世界從此廣闊了很多。

6. 我昨天去了「活在西九」展覽,有一筒裝載著顏色斑爛又古舊的影像的菲林等待面世。

7. 我在周末買了個小皮包,一條夏天的薄裙子和一雙來配襯的民族鞋子,那鞋子上的繡花很別致。

8. 我又再看米蘭昆德拉,再次為他的睿智所迷倒。

9. 我獲得一對可摺疊的耳筒作為早了三個月的生日禮物,從此音樂回來了。

10. 我在Dorothy的blog上看見她叮囑我要帶些糖果在身邊,乘地鐵也不要靠近月台;Stefanie給我發了email說她的祖母有血糖計可以替我量一量。我的好朋友都那麼像天使那麼體貼。

原來,我今天應該,也實在值得高興!

喝滯了心靈雞湯

我覺得自己,人越大越冷血。朋友們常愛傳來些溫馨愛情親情或友情小品,說實的,我大多數也會把它們刪掉。

記得十多年前心靈雞湯系列風行的時代嗎?繼Chicken Soup for the Soul 1至N集後,再出現Chicken Soup for Mother’s Soul, for Daughter’s Soul, for Sister’s Soul, 總之說得出的人類關係大概都包括了(我懷疑部份故事會重覆啊,那有這麼多感人橋段?)。

覺得心靈特別受感動,是因為感動的場面在生活裡難得,但當這些感動每十多頁紙、每三四分鐘就要來一次,那是會令人(起碼會令我)麻目,反而變得越來越難受到感動。我寧願學習在生活裡好好觀察,感受家人朋友情人對自己的好,從中獲得感動,而不想再多看這些事不關己,甚至也不是真實故事的罐頭式感動。

說回那些電郵,最叫我厭惡的,是「把這訊息傳給十位朋友,你就會得到祝福」,又或者「如果你把我當成是最好的朋友,就把這訊息傳回給我」,朋友之間,為什麼要用幸福來要脅,我當你是好朋友,為什麼要用垃圾電郵或陳腔濫調的故事來證明?我覺得,這實在是很無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