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t和drop

英文不算標青,不過在小學及中學期間遇上過幾位好老師,把我好好地「整頓」了一番,教曉我不少港人常犯的英語錯誤。

例如日常聽見人家說drop notes,代表寫筆記。在我中一時,老師已給我們更正,應該是jot notes,而不是把你的筆記掉到地上。

廣告

佛誕

明天是佛誕假期,可惜還是要上班。小學我唸佛教學校,那是佛誕還未是公眾假期,也不是稱為佛誕而是浴佛節,校內有慶祝活動。

所謂慶祝,當然不是開聖誕派對那樣子,那天禮堂中間供了一個小金佛像,站在水盤裡。全校同學排隊進入禮堂,一個跟一個用銀羹舀水為小佛像「洗澡」,洗澡後,每個小朋友獲發一包有花生、豆奶、橙和餅乾的禮品(?)。由於不用上課,又可以玩水,兼有禮品,這個節日深受校內同學歡迎。

每次跟人家說我唸過佛教學校,總會被問「要唸經嗎?」「要食齋嗎?」經,真的是要唸,每天早上都要,像天主教學校的學生唸聖母經一樣,我們唸的也真是配上音樂的「喃麼釋迦牟尼佛」,齋就可免了,又不是出家人。

給小孩唸的佛學,跟上聖經課一樣,也是有很多故事的,像觀音、地藏菩薩、釋迦牟尼,每一篇課文的開端,好像都用「很久以前」、「在古代的印度」,在唸時覺得一切都神秘而有趣。

又來了

五月,又是系內學術會議高峰期,又是忙碌的日子。

Ikea的肉丸

lunchs.jpg

我是一個自私的人,每每見到蘇絲黃介紹我喜歡的食肆,我就會很難過,擔心以後店子客似雲來,輪不到我去吃。

這次她介紹沙田Ikea的肉丸,我怕又少了一個下班後又平又好吃的選擇了!

Ikea的瑞典肉丸,10大顆只買19元,還配有新薯,和美味的cranberries sauce!不吃不知,原來鹹鹹的肉丸跟那麼果味濃郁的莓子醬會搭配。除了肉丸外,燒牛肉、羊扒和燒春雞都是賣20-30元,便宜得很。(照片中的豬柳卻太肥膩。)我們兩個人可以吃四五碟東西也不肉赤,連兒童餐的炸魚薯條都不放過,以十幾大元來說,絕對是超水準。

想著想著又很想去吃一頓。

早晨

rain.jpg

我喜歡早晨下著陰寒的雨,適合昏睡。

昨晚我寫了一點東西,然後又起來把它刪掉,因為我不想自己的行為和用詞,會魯莽地傷了別人的心。

那天,我們看到的

其實不只馬力,還有很多很多的人,連自己曾看見的都不相信了,雖然我不理解他們如何說服自己。

寫於2004年6月5日:

+++ 

2004-6-5 01:10a.m.

十五年

十四年前,才十歲,由媽媽帶著第一次參加六四晚會。記得到晚會後段開始下雨,雨水和燭光混和了一起,我看著投影幕上的死傷者片段心裡怕得發毛,痛苦的是我見到有人死掉了,並這麼真實。

到今年,看著電視新聞,不知道十五年的時間動搖了多少人的意志;改變了幾多人的意向。有人會後悔十五年前流過的淚嗎?還是已經為自己曾經的激慟找個藉口瞞去了。我無奈,但我甚麼也沒說。

相識相遇離別,我們就是活在這樣的一個循環。今天晚上,總在想著死亡,想著離別。相識是個漫長的進程,離別卻是一瞌眼,一轉身的一下,這麼倉猝。

對,別回頭看過來就是。好好的走,留下送別的人揮著白蠟燭逕自痛苦好了,也許他們都不會痛上幾多回。

+++

1989年的五月到六月期間,我媽媽共用了13盒帶,把新聞片段紀錄下來。今天家裡已經沒有錄影機,那些錄影帶也不知在甚麼時候消失了。

大雨

dsc00296.jpg

好大的一場雨。弄髒了我潔白的converse,破壞了我去游夜水的計劃。

不願出去玩,父母又不在家,我煮了水餃當晚餐。好久沒有試過,一個人對著電視吃飯。不知怎樣了,這陣子我總覺得自己可憐兮兮。不喜歡這樣。